见闻见识

微物痒人

来源: | 作者:王俊杰 | 日期:2018-05-30 09:54:13 | 阅读: 1001

 托尔斯泰说:“让人感到疲倦的不是远处的高山而是鞋里的沙子。”

生物学家也疑惑,人为什么要挠痒痒?骚痒并不影响行动,但是一有骚痒,人总是必欲挠之而后快。这个现象与鞋里沙子是一个道理。

最近,我的光电鼠标反应迟钝,滑到垫子边指针还不到位,常常要提起鼠身复位两三次才行,着实恼得人心情大乱,写作业全没了思绪。

我注意到,鼠标出线口处的引线松动与指针迟钝有一定关系,按住引线指针会灵敏一些,但也常常无效。我因此怀疑是鼠标内部引线接头松动。

今天,我试着拆开鼠标。鼠标的上下两半只用一个十字螺丝固定,陷在孔中。螺丝头很小,常用的螺丝刀太大,不合用。我找来大号钢钉,用钳子截去尖头,与螺丝头正配。钳子夹住钉杆用劲拧动,反而把螺丝头拧废了,再无法有效打开鼠标。

我再次仔细观察揣摩引线,发现引线可以向内插,插进一段使之在内盘曲后,松动现象大大减轻。开机试验,鼠标反应有些改善,但依然犯神经,时灵时钝。由此,我意识到引线接头没有松动。

我翻转鼠标细看,最终注意到光电头下面的透明盖板有细密一片裂纹,马上明白这才是问题所在!裂纹阻挡散射光电头的探测光线,使鼠脑不知所措。

我很奇怪,光电头下的透明盖板只有葵花籽大小,怎么会出现如此裂纹而鼠身却完好呢?再细看,注意到纹理略呈弧形,互相平行,尖端也呈弧形分布,底端相连,尤其是纹理泛着绢光。那不是裂纹,是毛羽!是我的羽绒服换季的产物。我试着从鼠身接缝处向内吹气送走不速之客,吹过几口并不见效。最后,我干脆翻过鼠子肚皮直接吹向光电探头,只一口就大功告成。试用,鼠标指针焕然一新,呵呵!

合上笔记本电脑,我高兴地用手机写下这段文字。期间我又去检查了一下已入睡的小老鼠,发现肚皮上的光电探头根本就没有什么透明盖板!嘿嘿,鄙人真的老眼昏花了。

2014-8-23于兰州

是否转发该文,有些犹豫,毕竟这只是一件生活小事,与林业科研似乎十万八千里。复读中想起另一件事情,认为值得转发。曾经注意到一种树木上树干病害,找不原因,思不得其解,终而变成了百痒挠心的“微物”。后来无意中见到被移植劈裂侧枝形成的树干纵截面,开始找到头绪,又经移植施工的民工指示,一切疑问豁然洞开,挠心“微物”荡然无存。由此意识到心中存些疑问是理解世界的关键。很多人爱以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大明白”自居,对于他人的提问,喜欢忽略细节,不去深入思考,而是讲些大道理蒙混过关,就像树干病害一例,说什么“这是一种病害,会影响树木生长”,这样自以为明白了一事,消除了“微物痒心”。其实,这样的事情多了,就会“虱子多了不怕痒“,专家就变了砖家了!

2018-5-30于兰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