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见识

柠条玩儿火

来源: | 作者:王俊杰 | 日期:2018-07-02 17:12:39 | 阅读: 300

今年清明前一天,甘肃定西巉口周家山发生山火,两面山坡过火,烧毁柠条灌木林地数百亩,柠条林内或周边的油松也被烤焦,甚至烤枯。据巉口林场技术人员李振峰介绍,山火由村民上坟烧纸不慎引发。当地习俗清明前一天上坟,追思先人。当天北风强劲,上坟村民虽然于铁皮桶内烧纸,不慎被旋风刮倒火桶,火种外泄,引燃枯草,风助火势,一发不可收拾。村民奋力扑火,又及时电话上报求援,终因草枯风大,酿成大祸。

昨天,因差考察该处柠条林地,只见新枝丛集,绿意盎然,青草满坡,随风高低。考虑到柠条灌木林有平茬技术,见状询问考察同伴,其处柠条何时平茬,效果如何。不料李振峰却回答称为山火所致,柠条新枝实为火后新生,并非人工平茬后萌蘖。听罢细观,果见丛丛新枝之下尽伏枝干炭灰。想起曾见资料称,柠条枝干含油脂,表皮具蜡质,易燃,不忌干湿;火力旺,燃烧值高。由此可见,当时风中柠条林地燃烧的山火势烈难灭。

22.jpg

手机照片拍于巉口周家山,清明山火后萌蘖新生的柠条灌木林。远处山脊处为油松片林,林缘树木枝冠下部被烤焦。

22.jpg

柠条图片。来自三乐斋的博客《金黄柠条装扮会宁山梁》。

22.jpg

手机放大拍摄于巉口周家山,近处被烤焦部分枝冠的孤植油松,再近处柠条蘖生枝丛下可见烧断炭化的枝干。


上世纪八十年代,为了解决农民缺柴问题,定西曾经大力发展柠条,留下了满山遍野的柠条林地。柠条是豆科锦鸡儿属几种灌木俗称,主要指小叶锦鸡儿、中间锦鸡儿和柠条锦鸡儿三种,三者外观相似,习性相近,常被混淆。小叶锦鸡儿灌丛低矮,最高不过l00厘米;荚果条形微扁,顶端斜长渐尖,长4~5厘米;自然散生于干草原中,主要分布在内蒙古中东部。中间锦鸡儿株高70~l50厘米,树皮黄灰色、黄绿色或黄白色;自然生长在干草原及沙地中,主要分布在内蒙古西部。柠条锦鸡儿株高150~300厘米,树皮金黄色;荚果革质,短而宽;自然散生于荒漠、半荒漠的流动沙地或半固定沙地上。进入新世纪后,随着大量农民进城务工,农村烧柴问题缓解,柠条不再用做烧柴,又作为水土保持树种继续大量种植,但种植较早的柠条林却逐渐出现衰败现象。

柠条萌蘖能力强,耐啃食。柠条不怕沙埋,沙子越埋,分蘖越多,生长越旺;被家畜啃食或经人工平茬,同样能大量萌蘖,原生地有俗语形容:“柠条吹去一个头,弟兄九个往出走。”据陕西省佳县试验,柠条平茬后,萌蘖新枝数量增加140%~297%,冠幅增加27%~116%。柠条寿命长,一般可生长几十年,有的可达百年。但柠条生长十年左右,枝条生活力逐渐下降,出现自然干枝现象,需要平茬萌蘖复壮。一般用做烧柴时4~5年平茬一次。也就是说,柠条需要平茬才能茁壮生长。其实,动物啃食、沙埋相当于自然平茬。这次巉口山火后所见柠条大量萌蘖新枝,说明野火也属于针对柠条的自然平茬措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现在看来,不仅青草如此,柠条同样能够浴火重生。想到这里,突然意识到,柠条枝干含油具蜡,正是其浴火重生习性的体现。原来,柠条是一种善于喜欢玩儿火的灌木!

22.jpg

手机拍摄于巉口周家山。衰老枝干枯败的柠条灌丛,丛中新生枝条由萌蘖而成。

22.jpg

手机拍摄于巉口周家山。过火后萌蘖新枝的平茬柠条灌丛。

22.jpg

手机拍摄于巉口周家山。过火后萌蘖再生的柠条林地,林中侧柏为火后补植,远处小片油松林枝冠全部被烤焦,说明柠条林火势烈,柠条枝干火力强盛。

22.jpg

手机拍摄于巉口周家山。过火后萌蘖新生的柠条林地,其中混交的针叶乔木被烤焦损毁。


1987年大兴安岭森林一把火世人震惊,每年入冬草枯之后,我国北方无不把森林防火作为重中之重严防死守。尤其新年和清明两节,上坟燎草,各地均未免其俗,使得基层林业部门人人如临大敌,通宵整阵以待。但是,笔者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见资料称,美国有以火防火的技术预防森林火灾,其方法是每隔数年,林内地表积累起一定数量的枯枝落叶后,人为点燃地表枯枝落叶,有效控制火势不至损伤上方树冠,烧去地被物以免自燃致灾。后来,出访加拿大的同事归来后也介绍过这种以火防火的技术。联想到这些,笔者突发奇思,对衰败柠条林地实行火烧平茬措施。

首先,柠条善于玩儿火,我们就奉上火种。

其次,柠条林地不再樵采利用,并封山禁牧,纯属生态公益植被,平茬原地弃枝,不如还灰于土,早化春泥更护花。

其三,柠条在引种地区不易自然落种成苗,植被更新唯赖平茬一途。

其四,人工剪伐平茬费时费力,一火燎之,数山柠条林地平茬不过顷刻之功。

其五,火烧平茬更收以火防火之功,可缓林业人火警之苦。

其六,传承仿古刀耕火种文化,丰富生态文明内涵。

火本自然,使用得当,获利丰厚;使用不当,害莫大焉;水火无情,控制为要。火烧平茬必需满足一定条件。

一是拧条纯林,不可混交乔木树种,尤其松柏杉类针叶树种。

二是坡地相对平缓,陡峭坡面火烧后会加重水土流失。

三是火烧平茬林与其他林地、农地之间留足防火隔离带。

四是谨慎选择晴朗无风天气放火烧荒,以便有效控制火势,严格限制过火范围。

五是连片大面积柠条林轮流火烧平茬,以便为鸟兽保留足够的季节性栖息地。

上坟烧纸,烧化钱币送寒衣,虽不免迷信,毕竟追思先人,寄托精神,亦在信仰之列。所谓终极关怀,人总是惶恐身后无所寄托,因而祭奠先人,以为后人榜样,以求内心安适。人民向往美好的生活,也向往终极的安适。所以上坟烧纸之事,一时不宜骤然叫停。由火烧平茬措施,还可以引申出一个烧荒防火措施,即在墓地周边提前有控地烧掉地被易燃物,变野火的不可控为可控。

同事几年前曾倡议,划分城市周边荒山承包给市民绿化合格后用做墓地,并颁发林权证永久使用。一则减轻政府绿化负担,二则切实解脱市民的安息地之困。现今一个墓位三五平米,却要价数万。数万金钱,轻易就能绿化数亩荒山,用为墓地更是一劳永逸,何乐而不为?笔者极其赞同这个倡议,并著文予以介绍,《但使青山埋忠骨,不叫黄叶逐西风》。当时只是设想在笔者所在的兰州之类干旱地区应选择灌木造林绿化安息地,具体树种没有深思。现在看来,柠条可用于绿化安息地,提前烧荒又有利于预防山火,只要操控得当,定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尤其,绿化安息地,控火烧荒平茬柠条林地,能促进市民参与林业活动的积极性,切实体验生态建设,提高生态意识。

据说,巉口周家山引发山火的村民已被提起公诉。如果按过火面积计算,无疑损失巨大,量刑趋重。但从烧荒平茬效果方面考虑,柠条林木实质并没有焚毁;作为生态公益林,过火柠条林地并没降低水土保持效益,应该在计算损失量刑时除去这一部分,只计算焚毁烤伤的乔木损失,真正做到以理服人,以科学服众,其唤醒公众生态意识的教育意义,远比加重多判几年刑要大。不然,被因焚烧柠条林地而多判刑的村民,看到火后再生旺长的柠条萌蘖林,定然心生不服,又深感有理说不清,导致对科学的失望。“科学还应帮助我做两件事情,第一,它必须帮助我们远离无知;第二,它必须带领我们从单纯的冲动走向不可或缺的理性。”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这样说。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生态柠条,可以浴火。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知道柠条易燃,知道柠条平茬,却一直没有想到柠条原来性喜玩儿火,直到昨天站在周家山上,笔者才想到烧荒平茬措施。当然,烧荒平茬目前还仅仅是一个设想,具体怎么做,适用范围如何,效果怎样,还有很长的探索之路要走。愿同志者行之!

2018-7-1忆记于兰


注:巉口林场技术人员李振峰,原文误记为李海峰和李正峰。特此更正,深歉!——2018-7-2